《Sneaker Freaker》创始人 Simon Wood 的从业故事与球鞋思考|《Sneaker Freaker》|Simon Wood

  转载自:HYPEBEAST

  原标题:《Sneaker Freaker》创始人 Simon Wood 的从业故事与球鞋思考 | Sole Mates

Simon WoodSimon Wood

  Sole Mates 是 HYPEBEAST 的球鞋主题栏目,在这个系列中,我们将带着‘你为何喜爱球鞋?’的问题,探寻‘Hype’之外的深层含义。Sole Mates 将揭开每个‘Sneakerhead’参与者关于球鞋的起源故事,让他们来讲述为何有这么一双球鞋如此重要。

  被大家简称呼为‘Woody’的 Simon Wood,除了是球鞋行业里的 OG,更是出了名的爱说故事的人。这也是为什么他创立的《Sneaker Freaker》,以其深入研究鞋类历史领域的出版品而闻名,比以往任何人都要走得更远。

Sneaker FreakerSneaker Freaker

  2018 年出版的《The Ultimate Sneaker Book》是一本多达 672 页,堪称为‘球鞋圣经’的作品,该项目融合了 Woody 在球鞋世界畅游 15 年的奉献和毕生的知识价值。在回忆这本书的筹备过程时,Woody 表示:‘它几乎让我在身体、精神和情感上崩溃。’


  那为什么如今他要再来一次?因为 Woody 还有很多球鞋故事没有说完。在他的新书《Sneaker Freaker: Soled Out》发行之前,HYPEBEAST 与 Woody 共度了一整个下午来聊聊这本新书,更重要的是,聊聊他对鞋子的热爱。

  在本期的‘Sole Mates’中,Woody 跟我们讨论了他对 Nike Air Force 1 的喜爱,以及他是如何思考球鞋行业的命运。

  HYPEBEAST:是什么让你喜欢上球鞋的?

  Simon Wood:我的故事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。当时我还不到 10 岁,有一次我在商店橱窗外看着自己的倒影时,我看着自己的双脚心想:‘我的脚是不是太大了?’然后我开始注意到自己的鞋子,它们好像我整身造型上的感叹号那般引人注意。

  那是在球鞋开始流行起来的几十年前。那时候我关注一双鞋大多是因为运动员,尤其是篮球或网球运动员;我当时真的很喜欢网球,尤其是从鞋子的角度来看,我会额外留意他们穿的是什么。

  以前你是没办法走到体育用品店就能买到 Nike 商品的,它也不是随时都有货,你更不可能通过网络去购买。我曾经甚至认为运动员拥有的那些‘神奇’鞋子,是普通人永远不可能得到的。

  HYPEBEAST:纵观你的职业生涯,有什么非常关键的时刻吗?

  Simon Wood:我在伦敦住了四年多,当时我在 Soho 区从事广告行业,所以我的午餐时间要么是在酒吧里放肆地喝一品脱啤酒,要么就是去逛逛那些从日本和美国带鞋回来卖的店,这些店铺里有很多别处都看不到的好东西。

  那次我是去要前往西印度群岛看一场板球比赛,因此我不可能带着 20 双鞋走,并在店里来回踱步纠结了快 2 个小时,才决定自己要买哪一双。当我最终说出:‘天呐,这就是我的鞋!’的时候,我对于球鞋有了真正的顿悟。

  如果你住在英国或其他地方,你不会像这样走在街上就能看到 10 双很棒的鞋,或者一天内就通过网络买到 10 双鞋。这种鞋店是非常有纽约风格的,它满足了当地人对于球鞋的需求。至今我对那双鞋的喜爱仍未消退。




Sneaker FreakerSneaker Freaker

  HYPEBEAST:这很好地引出了你的最新项目,你出版的一本新书《Soled Out》。

  Simon Wood:是的,它非常‘凶猛’。总共有 720 页。出版社不得不阻止我,因为初稿有 1,200 页。我们不得不删减很多内容,但我认为这本书中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放。

  ‘我想树立一个标杆,这就是一本关于球鞋的终极之书,如果你觉得自己可以写出一本更好的出来,那么我会很想要看一看。’

  HYPEBEAST:你之前发行的那本《The Ultimate Sneaker Book》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,是什么让你想要再来一次?

  Simon Wood:我认为没有什么能比书名能更简单说明这本书代表了什么。对我来说,这就像是一个声明。我看到很多人写书会说:‘啊,我已经写了 250 页。’但朋友,对我来说还只是热身环节而已。

  我想树立一个标杆,这就是一本关于球鞋的终极之书,如果你觉得自己可以写出一本更好的出来,那么我会很想要看一看。这本书里耗费了我几十年的心血。不得不说,它几乎让我在身体、精神和情感上濒临崩溃,仅仅能编辑出它就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种不朽了。回顾整个创作的过程,这本书让我伤透了脑筋。

  事实证明第一本书是非常畅销的,对于任何喜欢球鞋的人来说,它是一本不可思议的参考素材及资料库。我收到过许多妈妈们的反馈,她们告诉我说:‘我没法让我 6 岁的儿子读任何一本书,但他就是不肯放下这一本。’在高中,没有人喜欢历史,但如果你谈论的是街头服饰或球鞋的故事,我认为所有人都会很感兴趣。


  Simon Wood:我并不想重复自己做过的事,我本来可以再写一本《Ultimate Sneaker Book 2.0》,但是我想做些不同的事情。我找到了存放最原始文件夹的 CD 和 BluRay 光盘,你可以想象它有多古老吗?它当时被命名为《1,000 则球鞋广告》,来自 2009 年。

  那时我收集了 300 或 400 个广告,我其实是可以在那时出版这本书的。但我之后仍在持续不断地买入、交易新的资料,以建立一个更为庞大的资料库。制作这本书就像是完成一块巨大的拼图一样。我不得不重新去拼凑所有的东西,因为这本书是按时间顺序、品牌和类别去分类排列的,因此我需要把所有篮球鞋广告放在一起。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挑战。

  而在最后,当我们不得不把它删减到 720 页时,又是另一个残酷的时刻。‘如果我想保留这个,那么另一个就必须拿掉。’

  HYPEBEAST:让我们来聊聊 Air Force 1 吧,为什么选择它作为你的 Sole Mates?

  Simon Wood:我喜欢它的简约。我一直喜欢宽厚的 Air 系列运动鞋,并且对我来说 AF1 是没有其他‘竞争者’的。如果跟 Dunk 相比,仅从装配的角度来看,它们本质上就是相同的鞋子,有许多相似之处。但我认为 AF1 的外观轮廓堪称完美,这也是为什么仿冒商会那么喜欢仿造它,因为这真的是一款历久不衰的经典鞋款。

  它是一款篮球鞋,但也可以做非常休闲的搭配,穿起来不会像 80 年代的篮球鞋,并且我从来就不是个喜爱高帮鞋款的人。我知道有很多人都拥有非常庞大的 AF1 收藏,光我自己就有好几百双,足够应付我一年之中的大部分时间,即便如此,我依然会第一时间购买市面上新出的配色。

  ‘我有观察到 Nike 在过去这一年对它做的一些“创新”,作为一个传统派,老实说我不太愿意看到它变成现在的样子,但我知道他们想把它与更年轻的群体连结起来。’

  我有观察到 Nike 在过去这一年对它做的一些‘创新’,作为一个传统派,老实说我不太愿意看到它变成现在的样子,但我知道他们想把它与更年轻的群体产生连结。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它是一双从来不被提起,从来没有打过广告,而只是不断通过出众配色来保持高销量的鞋子。

  我是个传统的人,我最近刚自己花钱尝试了 Nike By You 的服务,那双鞋所使用的皮革很漂亮。这双鞋相当地好,尤其是象牙色的中底,它是我多年来买过最好的一双鞋。AF1 是一款不需要奇怪配色的鞋子,它的简约风格已经是最棒的设计。如果你选对了,它就会永不过时。

Nike Air Force 1 Linen (2001)Nike Air Force 1 Linen (2001)

  HYPEBEAST:我之前在某处读到过,假如你不得不放弃一些鞋,你绝不能放弃的是一双是 Air Force 1‘Linen’。

  Simon Wood: 这是一双称不上‘阳刚’的鞋,淡棕色与粉色的搭配非常奇妙。它不是一种很浓烈的带有篮球气质的配色,而是一双非常精致的设计。我有几双元年的‘Linen’,不过它们已经开始出现磨损,并且内部也已经开始粉化了(就像许多同样来自日产时期的 Nike 鞋一样)。我们曾把其中一双鞋切开后发现,里面基本上全是粉末了。

  当 Ronnie Fieg 复刻了这双鞋时,我真的很激动。这是一双你可以在夏日或其他特别场合中穿着的鞋,但它完全不是白衣配上白裤那样,它有更多属于自己的味道。当你既想要吸引人注目,但又不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夜店里最年长的人,也是我这个年纪最不想变成的那种人,它就是最完美的搭配组合(笑)。

  HYPEBEAST:不少 Sole Mates 的受访者都选择了 Air Force 1,但他们的故事总是不同。你觉得为什么这双鞋能引起这么多人的共鸣?

  Simon Wood:绝对是因为它所蕴含的多样性。我确实有很多奇怪且比较少人知道的鞋款,像是元年的 ACG 和 Mowabb,它们真的很难搭配,除非你穿着白色 T-Shirt,它们是只适合特定时间和场合下穿着的鞋。

  我确实也痴迷于某些特定的配色,如 Stardusts、Realtree Camo 和 Orange 等等,我喜欢这些配色中的鲜艳与花哨感,特别是那种具有野性的感觉。不过那些粘在鞋面上的恶心配件和颠倒的 Logo,可能就并不太适合我。

  还有那双 USPS 的版本也让我感到吃惊,我买它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会有人通过这双设计。有时候,让一些根本不该存在的东西偷偷诞生是件好事,虽然真的很可怕,但我太喜欢了。

  Simon Wood: 所以对你来说初始的才是最好的吗?

  Simon Wood:有时候是,但我不介意通过新科技将鞋做的更舒服一点。我不是那种会执着于某种事物,以至于不让它变得更好的纯粹主义者。我认为 Air Max 1 不再松软,它现在像石头般的硬,这应该可以改进。运动品牌不可能像原来那样去制作鞋子了,因为发泡聚氨酯之类的东西是无法再复制使用,可能也是因为它的毒性太大了。我认为它不够耐用,当然也有很多其他舍弃用它的理由。

  很多人会沉迷于鞋子的轮廓,但我会因为舒适性而对某些款式产生反感,比如 New Balance 1500 的鞋头。只要我穿着 1500 要坐下来时,脚指头的地方就会非常难受,New Balance 后来花了相当长时间去解决这个问题。仔细思考质量、价格和产业,你会发现鞋子的价格其实已经很久没有上涨了,现在人们会对 Nike 的鞋子价格上涨 20% 而感到震惊。

  HYPEBEAST:你和 Air Force 1 似乎有着相同的做法:适应环境,但忠于自己。

  Simon Wood:我喜欢这个论点!我曾在 YouTube 上看到一个比利时人解释音乐理论以及如何制作 Techno 音乐,同时想到了意大利文中的 Ostinato(固定音型)。在音乐中,如果你让音乐重复得足够多遍,Ostinato 指的就是在听到那样重复旋律或节奏之后逐渐变得熟悉的那段时间。

  我认为有很多鞋子同样如此,它们在刚出现时都让人感到震惊,例如 Air Max 1,它当时就极具未来感。而如今做为最知名的鞋型之一,任何人从两个街区外就能辨识出它来,这也就是为什么它能成为经典鞋款。我认为 AF1 同样如此,简约感和重要性定义了它。

 Sneaker Freaker Sneaker Freaker

  HYPEBEAST:你认为保持真实和诚实,对你自己以及你在行业中的地位来说很重要吗?

  Simon Wood:我们努力在做对的事情。我们和品牌之间有过很多的冲突……当你在行业里已经做了这么久,然后有人说出:‘这是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’时,我就会说:‘好吧,其实这个你们五年前就做过了’必须要有人成为这个行业的良心,我认为我们是最接近这一点的人了。

  如今更多年轻人陆续进入这个行业,并正在将它塑造成形。对我来说即使 20 年过去了,我仍然希望品牌们能做得更好……我非常关心这个行业的方方面面。

  HYPEBEAST:你认为当下的球鞋行业需要做出哪些改变?

  Simon Wood:去年 2 月,我去了 adidas 的波特兰办公室,就在 COVID-19 蓄势爆发之际。我当时就在想,如果这病毒真的流行起来了,可能会造成一种局面让整个行业去反思到底制造了多少垃圾。

  我感觉所有的品牌都在增加种类或者分化,现在有这么多的产品,而我的碳足迹远非完美,但我讨厌听到每隔几年就有数亿双鞋被烧掉或埋掉。这也适用于时尚产业,如何用更少的资源做更多的事。

  ‘对我来说,现在大学里有开授关于如何转手买卖球鞋的课程,真是太不可思议了,这就像是 80 年代可卡因在美国合法化的球鞋版本。’

  我讨厌想到某个孩子花了自己存下的 $1,000 美金去买一双鞋子,结果却发现是劣质的假货,这样的事真让我抓狂。这些都是挑战,也不是谁说了算,我勉强地还在使用‘球鞋文化’这个词,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愿意去穿针引线了。

NikeNike

  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,去做出很酷炫东西的创造力和奉献精神仍然存在。我喜欢这样。这就是为什么当 Nike By You 出现时,我依然会感到兴奋,它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。如果这种情况能经常发生,我觉得那就是一种胜利。

  但有时当你一直失败时,那会让你士气低落。一方面我不希望这盘生意变得越来越大,但同时我也不希望它回到 2002 年,回到那个只有极少人经营着一座城市的状态。



本站所发布的文字与图片素材为非商业目的改编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侵权或涉及违法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壹叁伍伍伍叁壹 » 《Sneaker Freaker》创始人 Simon Wood 的从业故事与球鞋思考|《Sneaker Freaker》|Simon Woo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