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华女生、网红博主、音乐DJ,看虚拟人花样玩转现实世界|峰瑞资本|小红书|华智冰

  转载自:财联社

  原标题:清华女生、网红博主、音乐DJ,看虚拟人花样玩转现实世界,顺为、峰瑞资本等纷纷入局

  《科创板日报》(特约记者 彭一力)讯日前,清华学生华智冰的唱歌视频,正在社交平台走红:一个美好、轻盈、拿把吉他自弹自唱的漂亮女生,一下撩动了多少人的校园青春记忆。且慢,真正让她出圈的原因,是她的特殊身份——清华大学首个虚拟学生。

  与传统认知中的虚拟人物不同,华智冰不是来自于二次元世界,也不是某个真实明星的虚拟身份,她就是她,一个独一无二的全新存在。华智冰的研发技术突破点,在于完全虚拟生成了一张现实中本不存在的人脸。

  华智冰现象的背后,是一条逐渐显现的投资赛道。

  玩转现实世界的虚拟人

  和华智冰一样,还有一些名字,你也许还没听说,他们是:登上央视综艺节目《上线吧!华彩少年》表演《天女散花》的翎、在摩登天空和希古尚博的AKOMA CLUB完成DJ首秀的音乐人Purple、和欧阳娜娜一同演出的乐队NAND乐队。

  他们的共同身份,都是虚拟人,都来自同一家公司——北京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简称“次世文化”)。

  作为一家虚拟生态研发企业,打造面向大众市场的原创虚拟人,抢占虚拟人IP赛道,是这家公司的重要产品线。 从2016年11月16日成立至今,该公司已经完成了三轮融资。今年7月26日结束的A轮,融资500万美元,投资方是创世伙伴资本和顺为资本。据称此次获得的融资将用于“虚拟人IP”的研发拓展和精细运营,以不断提升旗下虚拟人矩阵的商业价值,为现代消费者提供“拟人”的情感陪伴。

  这并非资本进入虚拟人IP赛道的第一例。2021年,被认为是虚拟偶像市场井喷式发展的第一年。

  此前,杭州万像文化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“万像文化”)在3月30日完成了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,投资方是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,此轮投资用于加速企业在虚拟偶像和数字人领域的布局。创始人夏冰表示,万像文化要打通虚拟人运营的上下游环节,通过提供资金支持、内容制作、技术支撑、供应链等服务,向上生产虚拟人物,向下落地更多的商业化场景。

  最新的一起案例,则是广州虚拟影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虚拟影业”)9月29日完成超千万Pre-A轮融资,本轮融资由峰瑞资本领投。创始人刘怀认为,虚拟影业的内核,是将 “虚拟演员”变为一个IP。

  虚拟人赛道,怎么变现?

  国外的虚拟偶像兴起比国内要早一些,在商业模式探索上也提供了经验。2018年,一位拥有着巴西-西班牙混血的女孩Lil Miquela作为模特兼歌手出道,现在,她已是一位拥有300万粉丝的虚拟偶像。去年10月,她穿着一件 Off-White 登上了时尚大奖赛 Green Carpet Awards,使该品牌的月度搜索量飙升68%。同年在日本,一个留着粉丝波波头鬼马精灵形象的女孩imma也开通了ins,今年1月,“她”与 Amazon Fashion 合作发布了一个 Drop 系列,30小时内迅速售罄。

  上文中提到的创始人们,不约而同都谈到了虚拟人IP的产业链延伸。目前,这些“虚拟数字人IP”都在尝试与国内的内容电商、美妆、快消等新兴行业结合。 例如,次世文化旗下虚拟人翎已经与特斯拉、奈雪的茶、Keep、以及 Vogue me 等多个海内外品牌/媒体达成合作。另一虚拟人音乐DJ Purple则出现在综艺节目、音乐节及Club等更多跨媒体舞台上,并与Owhat、新视线杂志Wonderland等潮流媒体签署了战略合作。虚拟影业打造的“虚拟人”追鹤不仅参演了两部电影,还在B站做起了up主,目前已有4.9万粉丝,2019年刚入驻时发布的第一条视频,8小时内获得了37.3万播放量。

  这其中不得不提到由燃麦科技打造的“AYAYI”,目前在小红书拥有11.2万粉丝。像其他小红书博主一样,在AYAYI发布的笔记中,也可以看到一个与现实人一样的世界。AYAYI在520当天入驻小红书,并发布了第一篇笔记,阅读量有300万,账户一夜涨粉近4万。其流量吸引到了品牌方的注意,6月15日,AYAYI受邀在上海参加法国娇兰夏日亲「蜜」花园活动并打卡。9月,AYAYI 宣布入职阿里,成为天猫超级品牌日的数字主理人。

  随着 Lil Miquela、日本imma;国风虚拟偶像翎Ling、超写实数字女孩Reddi入驻小红书,截至目前已有20多位虚拟博主入驻,这加速了小红书对这一赛道的布局。9月中下旬,小红书发起了“潮流数字时代”企划,站内虚拟人博主将完成GUCCI、Givenchy、Maison Margiela等品牌新品全球首发合作。9月22日,小红书创建了专题活动页,整合发布了站内虚拟人新品上身的相关内容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中国虚拟偶像的产业规模,2021年预计将达到62.2亿元。胡斯卡尔文化Juzcar发布的《2021中国虚拟偶像消费市场调研报告》中提到,有62.31%的消费者有可能购买虚拟偶像代言的商品,9.78%的消费者肯定会为虚拟偶像代言买单,65.93%的消费者希望虚拟偶像有自己的事业。

  虚拟人背后的元宇宙

  像AYAYI、Ling这样的虚拟偶像,与之前的初音未来、洛天依有何不同?

  对虚拟人,行业内的专业名词是“Metahuman(超写实数字人)”。业内人士一般认为,如果说“虚拟偶像”对标的是“二次元”,那么AYAYI、Ling 等虚拟人则是绕开了“动漫、卡通”这样的标签,背后是元宇宙(Metaverse)的概念,成为人与场景链接的最新工具。 燃麦科技负责人在采访中表示,Metahuman是存在于Metaverse的,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,每个人都有可能用自己的数字人身份、体验和翱翔于元宇宙。”这也恰恰是“元宇宙”概念提出者尼尔·斯蒂芬森构想的世界。

  起初,元宇宙还是应用于科幻、游戏领域,但各类虚拟互动项目应运而生,元宇宙概念开始被运用于各个领域。目前,元宇宙项目分为虚拟世界模拟、星球科幻模拟、游戏模拟以及虚拟现实。今年3月10日,国外3D创意社区Roblox于美股上市, 成为“元宇宙”第一概念股,公司市值由一年前的40亿美金增至400亿美金。

  这一出人意料的上市行动,推动了虚拟人全球赛道的更多资本布局。虚拟主播彩虹社的运营公司Ichikara株式会社,完成了约19亿日元的B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君联资本、索尼音乐。虚拟主播Vtuber“一代目”绊爱的运营公司Activ 8,也在今年完成了C轮10亿日元融资。时尚品牌Dior推出了自己的虚拟时尚博主Noonoouri,并围绕其打造时尚圈的全方位IP形象。

  此外,世界资产交易所(Worldwide Asset eXchange)的联合创始人William Quigley认为,NFT或将成为元宇宙的创收模式。



本站所发布的文字与图片素材为非商业目的改编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侵权或涉及违法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壹叁伍伍伍叁壹 » 清华女生、网红博主、音乐DJ,看虚拟人花样玩转现实世界|峰瑞资本|小红书|华智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