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群"黑怕女孩" Respect!|《黑怕女孩》

  一群女Rapper,会带来怎么样的舞台?

  去年夏天的《说唱新世代》或许是不少嘻哈爱好者们心里的白月光,今年虽然还未等到它的回归,但已经有这么一群女孩,用自己的态度,燃酷整个夏天。

  她们就是——《黑怕女孩》。

  说起女Rapper,如果你只是联想到Diva般的夸张造型、强势的Battle和太多的Beef大战,那么“黑怕女孩”们,首先就帮你撕掉这一层刻板的标签。

  “乖乖女”就不能玩说唱吗?来自深圳的应届毕业生王澳楠,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被父母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  奥数、英语、葫芦丝、笛子、二胡、钢琴。。。。。。一周8个补习班,大学专业是妈妈的想法,当班长是爸爸的想法,出国交换是父母两人的想法。她笑说:所有的叛逆都被父母扼杀在摇篮里。

  学校的社团让她偶然接触说唱,她在直白的表达方式中,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快乐。如果说按照父母给的路线完成学业,是她给父母的交代,那么接触说唱、音乐,则让她在定制好的人生中有了新的可能。

  事实上不仅是王澳楠,生活中的很多女孩也都是在既定的人生轨迹中成长、生活,能够奔向真实渴望的自我,无疑是幸运的。

  “按部就班地生活”是“我”想要的吗?诚然,女性议题总归是绕不开对于年龄和结婚生子的讨论。在面对“满足父母的期待”和“我真正想要什么”这两个人生命题的时候,另一位“黑怕女孩”吴佳烨给出了这样的答案——

  “大家总是会忘记,你最该爱的人其实就是你自己,把自己爱好了,其他的人就会从你的爱中间散发能量。”

  甜美的女孩,看起来就不像是会唱说唱的?来自日本的吉田凜音,几次舞台看下来,无论是个人舞台台风还是对于中文说唱的努力,总是会带来全然不同的惊喜。

  可作为十三岁便在日本演艺圈成功出道的她来说,即便是积累了多年舞台经验的艺人,可爱的样貌依旧总是会招来外界对于她实力的质疑,“我经常会被说,长得不像rapper,以为我不会rap”。

  而节目中另外两个女孩,19岁少女奚缘和二次元爱好者ZesT小天,无论是前者乖巧可爱的学生妹妹感,还是后者的暗黑洛丽塔风格,都在不断刷新着人们的期待。


  其实无论是OG女Rapper,还是乖乖女、模特、二次元学生,“黑怕女孩”该有的样子,不需要被“定义”。

  就像在节目之初,主持人陈晓楠就曾说到的那样:“我其实觉得不是看到了一些女说唱歌手,而是看到了形形色色的女孩。”

  除了对自我经历的总结和探寻,借由强烈的女性视角,Hip Pop音乐中也融入了这群“黑怕女孩”们对抗“外界偏见”的发声。

  早已小有名气的Rapper芮雪,在初舞台带来的《错了吗》,以素媛案引发的社会讨论为切口,直截了当地质问着“女性需要以保护自己来抵抗可能的侵犯”这种话语的合理性。

  之后她带着自己组建的厂牌,用《碎!》打破对漂亮女生的外貌偏见,告诉所有人“漂亮女生不都是花瓶”。

  在Hip Pop音乐中,不断在尝试新风格的Jinx周,每次的舞台总是伴随着自己鲜明的态度和观点的输出。一开始,她用《听说你也想签我》表达自己对于行业不良现象的驳斥。

  在组成3598厂牌之后,她和另外3位成员们共同用《Speak Easy》鼓励每个女生,不一样也没关系,坚持自己内心想做的,“不用害怕被别人讨厌。”

  自称是蒜香公主的卡西恩,无论是个人独特的审美着装还是她的舞台和音乐内核,都在试图拓宽外界认知的“女生的美”,不只是外貌的美,还有态度上的美,性格上的美,各种各样的美。

  虽然,很多时候这些发声不一定被听到,但这些女孩们发自内心的热爱,就是一种力量的汇聚,促成更加坚定的“我们”。



本站所发布的文字与图片素材为非商业目的改编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侵权或涉及违法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壹叁伍伍伍叁壹 » 这群"黑怕女孩" Respect!|《黑怕女孩》